新公寓出售 New Condo Sales

房贷计算器 Financial Calculator
类别 :
贷款总额(S$):
贷款年限(年):
贷款利息(%):
%
偿付额(S$):
完整版

2020大盘点 | TOP10 超级富豪都买哪里?
(27/Dec/2020)

2020是个不平凡的一年,已经接近尾声。按惯例,我们又该给大家做年终大盘点了。

危机也是投资良机。我们今天来盘点今年超级富豪们在新加坡投资了哪些资产!

回顾与展望

2019-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严重冲击,但房地产作为财富保值的资产仍受市场追捧,尤其是豪华住宅。据市场统计,优质洋房今年至今的交易额已超越去年全年的水平。

利斯苏富比国际房地产(List Sotheby's International Realty)研究部主管韩焕美提供给媒体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12月初,优质洋房(Good Class Bungalow)地段共有39宗交易,总投资额为8亿4900万元。去年全年则有41宗交易,但总投资额较低,为7亿8200万元。

22-01

今年成交最贵的单位为位于Garlick Avenue的GCB洋房,土地面积9434平方米,成交价为新币9300万(约合人民币4.5亿)。

 

该公司执行董事谢汉茂受访时说:“从这些数据来看,即便疫情导致新加坡经济陷入衰退,今年的洋房市场表现仍非常好。这个市场的韧性可能是得到资金雄厚的超高净值者的支撑。”

此外,利率处于低水平和资金流动性高,也提高了房地产的需求。优质洋房向来被视为财富保值的工具。

据市场人士了解,今年最贵住宅的主人相信是亚洲最大油漆制造商“立时集团”(Nipsea)创办人吴清亮家族。吴氏家族在今年9月以9300万元的价格,买下位于加立克道(Garlick Avenue)的独立洋房(detached house),创今年本地最贵住宅纪录。

这栋独立洋房原为太丰饼干厂(Thye Hong Biscuits)李文龙家族拥有,面积约10万1550平方英尺。

这宗交易没有出现在市区重建局的私宅买卖禁令(caveats)资料中。一般上,买家向银行申请房贷时,都会向新加坡土地管理局提交买卖禁令。换句话说,上述交易的买家可能是全额现金支付,并没涉及银行房贷。

如果按照官方资料,利斯苏富比国际房地产根据市区重建局资料整理的数据显示,今年最贵住宅是位于礼敦花园(Leedon Park)的独立洋房。该住宅面积约4万4435平方英尺,以7300万元的价格转手,尺价相当于1643元。据知,买家是瑞士银行(UBS)的受托人。

排名第二的是以6200万元,向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·戴森(James Dyson)买下华利世家(Wallich Residence)超级顶层豪宅的印度尼西亚出生的大亨廖凯原(Leo Koguan)。

戴森去年6月豪掷7380万元买下这个豪宅单位,但今年10月以净亏1180万元转售。廖凯原是美国廖凯原基金会主席和美国国际软件屋公司(SHI)的创办人和主席。

非有地住宅方面,上述提到由廖凯原购买的华利世家豪宅蝉联最贵公寓,但今年成交价低于去年。排名第二的是赵薇丈夫黄有龙以2765万元,买下位于雅茂园(Ardmore Park)的顶层单位,尺价3163元。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则以2600万元买下位于Hilltops的单位,位居第三。

嘉峰豪庭(Le Nouvel Ardmore)是相当受欢迎的豪宅项目。今年十大最贵公寓单位中,就有三间坐落于这个项目。

22-02

华利世家的4987/平方尺成交价(约合人民币26.8万/平方米)成为最贵尺价的顶级公寓单位。

十大最贵住宅 仅一间是公寓单位

整体而言,今年十大最贵住宅中,仅一间是公寓单位,其余都是有地住宅。相比之下,去年十大有四个单位来自公寓项目。

市场人士分析认为,这说明优质洋房市场今年仍非常活跃。尽管疫情影响经济,但这些超高净值者从事的行业可能没受到太大冲击。他们也许不来自受创较严重的领域,如酒店业、旅游业和航空业。

至于非有地的高端住宅市场,随着病毒阻断措施在第二季结束,销量大致上已恢复。若把发展商销售和转售市场的总交易考虑在内,代表高档私宅的核心中央区(CCR)在第三季共有961宗交易,高于去年同期的712宗。

市场人士麦俊荣预测,有地和非有地豪华住宅市场明年将表现得更好。这主要是多个国家有望在疫苗面世的情况下将疫情控制下来。当旅游限制逐步解除,海外买家预计将重返我国投资。

作为疫情管控得当的新加坡政府,近来积极发展新兴科技数码产业。高度亲商环境,在公平的市场竞争和开放的框架下吸引了包括中国大陆的阿里巴巴、蚂蚁金服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等顶级科技公司都相继入驻新加坡,最近爱奇艺也看中新加坡为国际版的运营总部。

新加坡的活力进一步显现,新加坡的信誉和开放的社会将造就新加坡的未来。